鱼啊余未凉

雷文生产者。是个好人。

雨后阳(凛月→泉↔leo)

1.三人、自作自受、温柔——凛月

啊好热——凛月躺在床上想。明明都已经入秋了为什么还这么热。白花花的太阳火辣辣地晒着,连树林里的树叶都被烤得卷曲。这样的天气让凛月很是吃不消。
这种时候就应该躺在家里的床上吧。对对,就是那样。把窗帘拉上,把手机关机,床头再放一瓶柠檬味的碳酸饮料,然后就可以抱着软软的枕头美滋滋地睡到晚上。等晚上醒来再去骚扰真~君或者阿濑吧。
对对,这就是一个吸血鬼老爷爷该有的周日生活。
但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凛月躺在没有空调,没有窗帘,没有碳酸饮料的山林里的屋子里,而一起来的王和阿濑去山上了。
窗外大树上成群的蝉“吱——吱——”的叫得不停,吵得要命,似乎天气越炎热他们就能得到越多的能量。凛月心想,日本又这么多蝉吗?为什么都集中在这一出叫?为什么不去小~朱那?那孩子对平民的捕蝉游戏应该会很感兴趣吧……
凛月努力让自己别想这么多,可是永无止境的蝉鸣和鸟叫声让他焦躁不已。他又想起了刚才的争吵,王聒噪的声音让他差点失去理智。
我不应该来这里。他想,然后思索着怎么溜走。但随即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这里只有他、阿濑和国王,如果他走了,阿濑很快会被国王气晕吧。他上次就狠狠地指责我没有及时抓住在KTV包房里乱写乱画的国王导致他赔偿了一个月的薪酬。
“啊~你要怎么赔偿我的损失啊睡间!一个月的报酬啊!你知道我忍耐了多久吗!这些钱可都是要拿去买游君的海报的!可恶!”阿濑气愤得厉害,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唉~是我的错?我没有义务去照顾国王大人吧。反倒是阿濑,像老妈妈一样,吃穿住用行都要管呢。”
“哈?!你以为是谁的错!说是奉行骑士道的knights里的成员却是娘娘腔、吃货、睡熊以及笨蛋国王!真是的!没有我你们都活不过24小时!”
“阿濑总是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有个词叫’自命清高’是吧。而且在你被限制活动那段时间里我们不也活得好好的吗,让小鸣当代理队长的时候不仅工作轻松而且knights的名誉也在上升。这么想的话,不如说阿濑总是把所有的好事坏事都往自己身上揽,所以活得很累呢。”
“你的意思是我自作自受?”
啊空气冷下来了,阿濑要生气了吧。凛月对上濑名的眼睛,嘴角弧起恶作剧即将得逞的微笑然后点点头。他喜欢激怒濑名,因为他对他了如指掌。阿濑生气的时候眼睛会“咻”的一下变成深蓝色,就像被黑暗笼罩的海水里的冰,冷酷得令人颤抖。同时嘴巴也会像机关炮一样噼里啪啦的尽说些伤人的话——是不是被他们班的班长传染了呢——不过与此同时,他的脸上也会泛上红潮,像被欺负的人是他一样。
啊生气的阿濑真是太可爱了。
凛月抬起头,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焦急地等待着濑名的怒火。
可是他没有等到。
濑名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然后转身离去。
凛月有些不知所措,他慌乱地抓住濑名的袖子,濑名转过头说:“干嘛?袖扣要被拽掉了。”
“……我要睡觉了。”
“那你睡啊。”
“我要阿濑当抱枕。”
“哈?说什么蠢话!快放手我要去找国王。刚刚手机就在不停地震动,怕是他又在哪里犯事了吧。”说着濑名打开了凛月的手。
凛月呆呆地望着濑名走开。其实阿濑早就看穿我了吧,凛月心想,但是我又看穿了他什么呢?凛月低下头,倒在训练室的沙发上,很快的他就听不见濑名的脚步声,随即他又陷入了睡眠。
本来这里是不能放置沙发的,可是转校生为了能让他更好的工作还是把沙发拉了进来。刚开始的时候阿濑明明每天都在抱怨,这样我就能乘机把他拉到沙发上来一起睡。可是现在他都不会了,甚至会温柔地给我盖好被子,也不会抢我的枕头。为什么呢?因为王回来了所以变回原来那个温柔的阿濑了吗?是呢,阿濑原本是温柔的,可他不会表现给每个人看;王消失的那段时间里他更是用尽恶毒的话来巩固自己的威严。
所以,那份温柔都是奉献给王的吗?
凛月裹紧被子,他把头缩进被子,整个人都被黑暗闷热的空气笼罩。可就是这样,他却安心得快要哭出来。

2.手机、乐谱、绝不能说出的话——濑名

周末假期,本来学校里是没有人的,但由于过几天有一个临时追加的地下演出,所以Knights不得不全员集合进行排练。说实话,对于这次的出演濑名本来是拒绝的,一是天气很热到处跑会变黑,二是王才回来,两个新人对他的了解几乎为零,而且在那场“战役”后他对王的感觉大不一样,他似乎更难控制了,睡间最近也异常得懒惰,所以濑名不能确保这一次的演出能万无一失。
想到这里,濑名愤愤地捏紧拳头,步速也随之加快。
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演出的时间、服装的安排、资金的储存;去哪里能抓到王、什么时候能叫醒睡间、怎么样藏起司君的零食——鸣君?那个娘娘腔只要不总在他耳边大惊小怪的叫就很好了——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虽然王已经归队,队长的头衔也还给了他,但是身上的担子却相反的更重了。
超~烦人!濑名心想。为什么一个个的都是笨蛋,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省心。他甚至忙到快要想不起心爱的游君。
濑名使劲往前走,衣兜里的手机还在震动,不用看都知道会和王有关,而且他一般会不亲自给濑名电话,多半是在哪里犯了事被警察抓住,然后发现他的手机里只有他妹妹和濑名的电话所以才打过来的吧。不过这里是学校,应该是被同样的留校的人发现了吧。
王原本是不会带电话在身上的,他说电话铃会打断他的妄想。濑名说那你调成振动或者静音啊。王说那我带着干嘛不是没用吗!濑名说让你带着就带着哪这么多废话要是有个急事还能通知到我可不想你又突然消失半年哪都找不到!王说我没有消失哦我是去宇宙找寻灵感了!濑名说啊啊超烦人你闭嘴!
两人几乎是用吼叫的语气进行对话,鸣上知趣地拉着朱樱离开了训练室,凛月则躺在床上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们。
吼完了,濑名喘着气说:“真是的,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没用的,嗓子都哑了。”
王说:“是呢是呢,濑名总在奇怪的地方纠结……啊哈哈哈哈哈哈我又有灵感了!”
濑名翻了个白眼但什么也没有说,蹲下身给王收拾起了散落的乐谱。
或许凛月说的对,他就是个老妈子,对knights的一切事物都要过问,特别是对王,从收拾乐谱到整理衣物,王的所有事情都由他来处理。不是不放心别人,只是觉得自己来做会更安心,毕竟能真实的感受到他的存在。
突然消失半年这种事还是不要来第二次了。

那现在的王又在干什么呢?在墙上乱写乱画还是蹲在路口找不到回家的路?濑名的手机还在震动,胸口充满着焦虑、生气、安心等复杂的心情,他疾步前进,从练习室走到三年级的走道上,果不其然的发现了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嘴里嘟嘟啷啷的王,和站在旁边快要把手机捏碎了的副会长。
听到有人来的脚步声,雷欧头也不回地说:“啊是濑名吧!我马上就写完!这可是稀世名作啊!怎么能让旁边那个眼镜破坏了我的灵感哈哈哈哈哈!”
……不好,莲巳的眼镜都要碎了。
濑名赶紧上前说:“呃谢谢你给我电话,等王写完了我们马上就走。”
莲巳说:“不累吗,每次都是你。”
濑名说:“彼此彼此吧。”
莲巳说:“英智没这么无可救药。”
濑名说:“我比你了解他。王变成这样天祥院也脱不了干系。”
莲巳咳嗽两声,说:“你不能这么宠他。”然后转身去了学生会。濑名心想多管闲事,然后蹲下身整理乐谱,王还在写,哼哼唧唧的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刚才的对话。过了一会他放下笔说:“好!写完了!又是一部旷世奇作啊!我果然是个天才哈哈哈哈哈哈!”
濑名说:“好好,天才笨蛋国王可以回去了吧。”
雷欧说:“嗯?去哪?”
“训练室……你又忘了我们下周有演出了吧!”
“哦哦那个演出啊,我不打算参加啊。”
“什?!搞笑要有个限度!”
“真的,我不打算去,给那些笨蛋表演太浪费我的才华了。就让那个新来的去练手吧。”
“啧。该说你看得长远还是懒得要死。”
“当然是——懒得要死咯!我的knights需要的是战争!只有战争才能发挥我的武器的作用!快看快看我的新曲!这是专门给你的!”
“嗯?为什么突然给我写?长出良心了吗?”
“因为我喜欢你啊!”
“唉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麻烦你下次好好待在训练室不要乱跑。”
“嗯嗯,我是真的喜欢你——但是我还是会乱跑。”
“……那你就闭嘴吧!”
“……”
“……算了你突然沉默我感觉不到什么好事。”
“啊哈哈哈濑名你真是太有趣了!最喜欢你了!”
国王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濑名没有仔细听,他太了解国王了,他可以对任何他认为有趣的人说“喜欢”,这个词对他来说太轻薄了。
说 “最喜欢你了”的时候你倒是好好看看我啊——这样的话濑名差点说出口。他多么想抓住这个思维宇宙人,急切地表明自己的心声。但是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说。越是压抑,有些话语越是会自动跳出。
“你那样的喜欢根本不值钱好吗。连路边的垃圾都不如。还有你写的这些东西,太乱了吧根本看不懂啊!怎么,这就是你所谓的杰作?别搞笑了!”
……糟了,说了不能说的话。绝对的糟糕!接下来国王会怎么办?濑名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甚至准备好了被雷欧打上一拳或者讥讽一番的准备。可雷欧没有出声,他停下了脚步说:“真的这么糟糕吗?”
“什么?”
“我的曲子……这么糟糕吗?”
“不……也不是……我还没……”
雷欧抢过濑名手中的乐谱,快速地看了一眼后刷刷地撕掉了它们。
“等……喂!你在干什么!”濑名抓住国王的手,后者面无表情地说:“濑名不喜欢的话,它就没有价值了。就像你说的,连地上的垃圾都不如。这样的东西怎么能给我的knights做武器呢。丢掉算了。”
雷欧一张张的撕碎乐谱,“撕拉撕拉”的声音仿佛在不停地责备濑名。濑名流着冷汗,他心里明白,他并没有要求王给他作曲,也没有要求必须写出什么样的曲子。只是他想要提醒王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和存在的方式。想到这里。濑名的喉咙干涩难忍。他突然想到凛月,那个家伙估计还在睡吧,明明和自己是同龄人偏偏在关键时候留级,这样就只有自己能在三年级里照看国王了。
超烦人超烦人超烦人。
一想到那家伙懒洋洋的模样就更大火。还动不动的咬破我的手指说什么要吸血才有动力。
每个人都这么奇怪,相比较起来濑名曾经的模特生涯根本算不了什么。有时候濑名自己都会觉得,他对他们的怒气或许是掺杂了些许嫉妒和自卑。

3,缺少的情感、柔和的曲子,发动战争——雷欧

晚上睡觉的时候忘了关机,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播放器又没电了,雷欧懊恼地乱揉头发大喊自己是笨蛋,又想到可爱的妹妹还在隔壁睡觉于是赶紧收声。播放器里的是他给濑名谱的曲子,不过现在还只是未完成的小样。虽然上次当着濑名的面撕掉的是他认为挺不错的曲子,但是濑名纠结的模样更是刺激了他的灵感,新的乐章瞬间喷涌而出。
但即使有了灵感,曲子依旧写不好。为什么呢?是缺少了什么呢?雷欧在纸上反复地删减,可是都不对。不是乐符的问题——乐符是没有错的,无论是“哆唻咪”还是“咪法嗦”,他们都是单独存在的个体,人类只有靠着他们的情感才能把它们拼凑成美妙的乐章——没错,是这样,他给濑名的曲子里一定是缺少了某种情感。
人类的情感无外乎“喜怒哀乐嫉愁恨”,雷欧思考了很久然后把这些情感一一排除。
我喜欢一切有趣的事物,对发起战争的皇帝感到愤怒,为没有才能的凡人感到悲哀;对knights的成长感到快乐,也会嫉妒比我有才华的人,有时会为了前途而发愁,怨恨即使是天才也是笨蛋的自己。
但是濑名,我对你几乎没有这些感情。
你的存在似乎是理所当然。我是赤裸的国王,你是最忠诚的骑士。没有了国王,骑士依旧存在,甚至能自立为王;而没有了骑士,赤裸的王只能独自面对世间所有的嘲讽和鄙夷。
你为我披荆斩棘,我却给你不断地制造麻烦。这样的王真的有存在的必要吗?但我要是再一次消失你一定会更加气愤吧,说不定会休学出来满世界的找我——哈濑名你可真是有趣啊。
播放器已经充好了电,雷欧插上耳机继续听起曲子的小样。这是首舒缓的慢歌,曲调并不华丽,温和的钢琴声像是拍打在玻璃窗上的雨滴,不同于雷欧以往作品的激烈,这首曲子似乎还带着一丝悲忧和眷念,提琴勾勒出的是恳切的思念之情,也难怪帮雷欧录曲的音乐人会诧异的问你谈恋爱了?
雷欧说没有。音乐人说给朋友的?男朋友女朋友?雷欧说:“男……就你话多干活去!”
雷欧才不会告诉任何人这首曲的灵感来自于濑名尴尬又痛苦的表情。

很多天过去了,雷欧还是对曲子不够满意,他找到凛月说:“来帮我弹首曲子,我没有灵感了。”
凛月说:“王没有灵感了不应该去找阿濑吗?”
“这曲子就是给濑名的。”
“……”
“你嫌弃的表情不要做得太过分。”
凛月打开钢琴盖说:“你……为什么突然想起给他作曲?”
“因为我喜欢他啊。”
“你认真的?”
“嗯!因为他是我最好的骑士!如果你们想要我也可以给你们啊!”
“……你可真是个笨蛋呢。”凛月小声说道。
接过乐谱,凛月粗略地看了一眼说道:“真的是你写的?”
“如假包换。”
“这……就是你心中的阿濑吗?”
“为什么这么说?”
“你是作曲人你应该明白吧,你对阿濑的想法可都在这里表现的一清二楚哦。”
“为什么我感受不到?”
“……因为你是笨蛋!”凛月有些生气,他重重地敲击琴键,一首温和的曲子愣是被弹出了进行曲的感觉。但他不得不承认的是王的这首曲子很好,短小精悍、简洁凝练,王写下的不是平时盛气凌人的阿濑,而是只会表现给王的温柔的濑名。阿濑的嗓音偏低且略带沙哑,因此更能诠释出曲子里令人脸红的情思——想到这里,凛月下手的力道更重了,钢琴发出强烈的声音,雷欧都被吓了一跳。
“哇凛月你干嘛?”
“这曲子不好你不能给阿濑。”
“哪里不好?你说说我改。”
“就是不好!”凛月知道这样很无理,但他暂时无法冷静地思考。
雷欧闭上嘴盯了一会凛月道:“我明白了。凛月你,也喜欢濑名。”
“不关你的事。”
“啊哈哈哈哈这可真是太有趣了。”
好像是故意挑衅,雷欧笑得很夸张。过了一会雷欧说:“我明白了,明白了。这首曲子缺的是那个啊!”他把乐谱从钢琴上拿走,然后说:“如果你不行动我就要发动战争咯!”
凛月说:“不过是个名存实亡的王,口气真大啊。”
雷欧没有理会,假装没有听见凛月在身后砸钢琴的声音。他心情很好,哼哼着小曲。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雷欧心想,原来缺少的是这个啊!
他的大脑迅速转动着,思考着如何在这首曲子里加入名为“爱”的情感。

晚上他接到了濑名的电话。
“喂,王?下周末有空吗?我这边空出三张招待卷……啧对啊对啊我本想找游君结果被拒绝了你开心吗!
嗯不用也浪费,就问你和睡间有没有时间……对他也要去,偶尔放松一下没什么不好……”

4,一直在犯错、绰号、转瞬即逝的快感——濑名和凛月

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件事情做错后,后面很多事情都会继续错误。比如用错误的方法邀请游君失败后气急败坏地找了王和睡间,现在的濑名一边抓住乱跑的王一边拖着睡着的凛月只想掐死当时的自己。
好不容易把两人都拉进了旅馆濑名感觉自己比连续开了三场Live还累。浑身是汗不说,濑名感觉王和凛月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对,但他更愿意相信是自己多疑,所以留下句“你们俩别把旅馆拆了”后就先去洗澡了。但等他出来又发现王不见了。
“……熊间。”
“我在睡觉我什么也不知道。”
“你能站在睡觉我也是服气的。”
“呜哇阿濑的表情好吓人,就像丢了孩子的妈妈一样。”
“我要是你们俩的妈早就气死八回了。”
“其实王去爬山了。”
“……你早点说会死吗。”
濑名白了凛月一眼,然后穿好衣物准备离去。
“就这么离不开他吗?”凛月在身后问道。
“knights不能没有王。”
“我没说knights……”
“你想说什么麻烦直接点。”濑名有些焦虑,一是怕王跑到深山老林里出什么意外,二是这两人反常的表现让他无法忽视刚刚在浴室里听到的对话。
凛月和王很少会直接争吵,他们都不是会轻易生气的人,凛月会换着花样讥讽你,而王则会念叨着不明所以的话然后再给你一刀。所以当在浴室里听到他们越来越大的争吵声音后,濑名心觉不妙,可等他穿好衣服走出浴室后却发现王已经不在了。地上散落着几张乐谱,凛月的衣服有些褶皱,不可否认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凛月还是不说话,这让濑名感到为难,因为他分明在他们的争吵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如果这中间的事和自己相关,那把他们凑在一起的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有些心虚和头疼,濑名从未遇到如此棘手的情况。
“说话啊!喂熊间!”濑名提高了音量。
凛月不语,他露出羞愤又悲伤的表情,过了一会他像是放下了什么似的,整个人泄下气,耸着肩偏过头说:“没什么……你不去找王吗,再耽误说不定他就被熊抓走咯。”
濑名皱起眉头道:“你这样子哪叫没什么啊。喂熊间,我们是……朋友吧,一个组合这么久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濑名说的心虚,他从未说过谁是他朋友,因为knights是“充满利益的组合”。他伸出手想要触碰到凛月的肩膀,但是被对方躲开了。
“啊啊‘朋友’……这个词从阿濑嘴里说出真是新鲜呢。今天月亮要从南边出来了吗?还是说阿濑要退出knignts去寻找他的朋友呢?”凛月低着头说,语气冰冷的像块石头。
“朔间你——”
“阿濑好久没有好好的叫过我了吧,一直都是用各种绰号,‘熊间’也好‘睡间’也好,我想,只要是阿濑想的,叫什么都好,因为那是独一无二的。阿濑给我独一无二的绰号,就说明我在他的心里也是这样——至少,我到现在都是这样想的。”
凛月自嘲似地笑笑,继续说道。
“但是我忘了,阿濑是嘴巴很坏的家伙呀,他可以给任何人起绰号,不管喜欢还是讨厌。但只有一个人不会,他只会有一个称呼:‘笨蛋国王’。
阿濑每天都在说‘笨蛋国王’这样‘笨蛋国王’那样。要不是我知道那是谁,我还以为他是空气的名字,成了阿濑生存的必须品。
但,就是因为我知道他是谁,所以才生气所以才困惑!
擅自拉你入队的是他,擅自发动战争的是他,擅自消失的是他,擅自威胁解散团队的是他……每一次每一次让你头疼不已的人都是他,阿濑不是最讨厌麻烦吗?为什么还要如此地护着他?
因为他是‘国王’作为‘骑士’的你必须要誓死保护他?
你给了他最好忠诚但他又给了你什么?得手的武器和无限的麻烦?
不累吗阿濑……
我……是讨厌麻烦的人。阿濑也是。有些话觉得若是说出来会给你和我都带来困扰所以一直没有说。王消失后阿濑当上了队长,无论做的好坏我都知道你尽力了,你想要保护knights,等待王的回归——说到底,你是在保护王吧。
不要急着否认。我知道你一直很骄傲,因为自己的容貌因为自己的实力。但你总有做不到的事情。你的坏脾气只是想要掩饰自己的害怕和无助。
我知道你在勉强自己,几次我看见你面色不好想要找借口把你拉上床好好休息可都被你拒绝了。说我的方式不对我也认,可如果我说阿濑你脸色真差来睡一觉吧你又会怎么说呢。你难道不会先把我训斥一通再拖着疲惫的身子继续工作吗。
再怎么厉害阿濑你也只有17岁,你只是一个高中生,为什么不多依赖我一下呢,说着‘我们是朋友吧’,但却把所有的好事坏事都往自己身上揽……阿濑,你到底是想要成为谁的焦点呢?”
凛月说的有些激动,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他想,如果现在再不说出下次就没有机会了。
凛月觉得现在的自己好恨国王,因为那个家伙太坏了,把烂摊子留给阿濑又吸引住阿濑,明明一直在他身边的是我,为什么不能留住他?写出那样的曲子让自己来弹奏,装模作样地说没有灵感,实则是来打探他并激怒他的吧。
他也很恨自己,为什么自己发现不了国王对阿濑的心思呢,直到那首曲子的出现他根本没有想到……

啊……是阿濑的错吧。
如果阿濑能早点意识到我对他的感情就不会这么在意国王了吧,
一瞬间,凛月想通了,他看着濑名不知所措的模样心想:我是如此地喜欢你啊,所以才会如此地恨你。
他心安了,好久没有这般的放松,所以他说道:“……你以为我会同情你吗?
不过是个阿濑……脾气臭嘴又毒,不管是当代理队长还是唱歌都不行,你知不知道你每次都把key降得太低我和小鸣根本唱不了。小~朱太怕你了,以至于经常过来跟我哭诉你的恶行。连那个游木真都搞不定……我才不屑你这个‘朋友’。”
凛月噼里啪啦地说完,像是出了一口恶气一般,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阿濑看去来有些痛苦和惶恐,顽固的面具正在一点点地破裂和掉落。
对对,就是这样。凛月想,把你的面具摘掉吧阿濑,把你最真实最脆弱的模样展现出来吧,不过那不是我能看见的。凛月握紧衣兜里的耳机线,它紧紧地缠绕在凛月的手腕上,快要勒出血色的印记。
濑名傻傻地站着,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凛月看着有些焦躁,他想阿濑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于是他提高了音量说道:“走开!你和王一样都是讨厌的家伙!出去!不要妨碍我睡觉!”然后把濑名推搡出了房门。
听见房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濑名清醒过来。各种糟糕的情绪在脑子里撞击,胃部翻江倒海地快要吐出,他蹲下身,发现同样被凛月扔出来的还有王的乐谱。顾不得多想,濑名拿着乐谱跑去了山林。他想他应该快要哭出来了。
凛月蹲在门后,再确认听不见濑名的脚步声后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突如而来的痛楚竟也能带来些许快感。但在转瞬即逝的快感后,又是没有尽头的悲寂。
直到现在,他依旧会在梦里一边哭喊着喜欢你一边诅咒着阿濑。

若现在还有能做的事——凛月和雷欧
“这可真是糟糕啊。”雷欧说道,“虽然濑名跟我说了他会邀请你,但没想到你真的会来。这么热的天你不应该窝在家里吗?”
“我也想问。你不应该陪着妹妹或者干脆飞到宇宙去吗?”凛月回答道。
这两人从见面开始就没有给对方好脸色看。濑名不是瞎子,意识到气氛不对但为了让它更糟糕就干脆一句话也不说,想着这两个人的怪脾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不了睡一觉打一架就好了。于是留下句“你们别把旅馆拆了”就去洗澡了。
气氛有些尴尬,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最后雷欧先开口了。
雷欧说:“曲子我已经写好了。今天就会拿给濑名。”
凛月说:“是吗。”
雷欧说:“你还不打算行动吗?”
“你觉得你有胜算吗?”
“我不打没有胜算的仗。”
“你已经输过了。”
“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是你觉得knights没有阿濑重要?还是打败我比打败小英容易?”
“如果我说都有呢。”
“那你就是彻头彻尾的妄想症大笨蛋。”
气压低得可怕。两人就像拔剑相对的敌人,紧绷着神经不敢松懈。像是酝酿了很久一般,雷欧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依靠着妄想生存,依靠着妄想战斗。我的武器我的Knights我的成功与失败都是从我的妄想里衍生出的。不得不承认,如果失去了妄想我就会变成无可救药地笨蛋,然后痛苦地死去。
不过好在上帝并不想让我死,所以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妄想。有了妄想后,我就要行动了。我想要把我妄想的一切变成现实,不惜一切代价发动一次次的战争,为的就是不浪费每一次的妄想。
虽然不可能每一次都会成功。但至少我去做了。
那你呢,凛月,你又做了什么?是拉着濑名一起睡觉还是半夜把他拖起来看月亮数星星?
你什么都没有做。凛月。你什么都没有做。你只是在一昧地等待濑名自己察觉。很不幸的是濑名似乎并没有。”
雷欧的话就像尖锐的针,一根根地插入凛月的心中。是的他什么也没有做,除了对濑名自以为是的了解,还有一部分是害怕如果说出会被嫌弃甚至让这种“利益伙伴”的关系被断绝。
但是王不一样。他果断、勇敢,虽然有时候会有点武断,但总会朝着明确目标行动。至今为止凛月都无法说出王的哪一个决定是错误的。
胜负似乎已经决出,羞愤的心情让凛月的身体有些摇晃,他一直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导致自己得意忘形地忘记了“无法预测的王”的存在。
现在还能做些什么呢?即使阿濑拒绝了王自己还有资格跟他在一起吗?到头来,给阿濑带来最大的麻烦的就是自己。
若现在还有机会我会做什么?承认自己的失败后就有了逃避现实的想法,念叨着“如果做什么可以成功”或者“下一次一定会做得更好”,失败者永远都会沉浸在不可挽回的过去或者遥遥无期的未来。但这种感觉很好,谁会喜欢乱糟糟的现实呢。
于是凛月说:“啊——太遗憾了。王。即使你说的再多也没用了。阿濑已经和我在一起了。之前的话都是骗你的。你又失败了。在发动战争之前就已经失败了。”
雷欧面无表情地说:“你这样子真的很蠢。”
“王不相信?说的也是。你消失这么久怎么会我们之间的事情。现在的阿濑已经不是你了解的人了。突然不见又突然回来的家伙为什么还有脸出现对他说‘喜欢’,你不觉得你太过分太恶劣了吗?”
像被点着了导火线,雷欧的愤怒一下在脑内炸开,他冲过去一把抓住凛月的衣领举起拳头像要打过去,但又在那一瞬间,他在凛月的眼里看到了羞愧和绝望的神情。雷欧忍住了,他放下凛月说:“你好可怜。”
听到这句话,凛月的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快要崩溃,他觉得好丢脸,他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于是低下头不敢与雷欧直视。
雷欧叹了口气,他的大脑也是一片模糊,于是背上背包走去了山林。或许是有意为之,雷欧把乐谱落在了房间,凛月拾起它翻看,比起之前那种略带猜疑的情愫,现在的曲子满满洋溢着炽热的爱恋。就像雨后的太阳,那就是王心中的濑名。
凛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把乐谱一张张地撕落。
若现在还能做什么的话——他心想,脸上是极认真的表情——就让我们活得更勇敢和坚强吧。

5.绝不能退步——濑名和雷欧

雷欧知道自己逃不掉的。他已经在身后听到了濑名的声音。于是他停下脚步等待濑名追上来。看着濑名气喘吁吁越来越近的身影,雷欧打从心底里希望这样的角色能够被调换:受苦追逐的是他,而濑名只需要站在高处等待。
雷欧第一明白了爱情的含义:等待、自卑、痛苦、懦弱,以及一点点的甜美。为了这一点点的甜美,有人变得更强,有人变得更弱。追求完美妻子的贝多芬、一生守望情人的勃拉姆斯、死于情愁的肖邦……雷欧曾无数次嘲讽他们,却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变成如此。
再这么下去自己也会完蛋,雷欧心想,刚才与凛月争锋相对的戾气完全消失,渐渐涌上心头的是酸涩的紧张。但这种紧张是没有意义的,现在的他凭着仅存的冷静思考。我确实坠入爱河了。我喜欢濑名。我爱他。像个笨蛋一样地爱他。为此的代价是我将变得软弱、变得胆小,我将害怕一切与他相关的事情。
——所以,我不能退步。
雷欧下定了这般决心,他要割舍掉心中的忧虑和痛苦,看清现在的局势,然后思考如何将自己的心思传递给那个人。
他不能再逃了,他必须采取行动。
于是,在濑名追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紧紧地抱住了他,任凭对方怎么打骂也不松手。
雷欧闭上眼睛抱着濑名,他闻着他身上肥皂的香气,听着令他颤抖的声音,看着他被阳光染成奇异颜色的头发,或许还能感受到他加速的心跳。
过了好一会,濑名冷静下来了,他说:“干嘛啊,你和凛月都疯了吗!说句话啊混蛋!”
“没有啊。”雷欧说,“嗯,或许有一点吧……嗯不对不对我们都有很正常的思考这件事……”
“等一下!到底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啊!”
“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嘛!不然妄想会被反锁的细节淹没哦!”
“啧!跟你完全沟通不了!放开我!喂!王!月永!放手!”濑名焦躁地挣扎起来。山林里突然刮起了风,快要下雨的感觉。
雷欧怎么可能乖乖听话,他正在脑子里小心翼翼地寻找词语,以免破坏这从即将从心里迸发而出的感情。于是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直视着濑名说:
“濑名——我喜欢你。”
说完,他注视着濑名,看着怀里的人的动了一下嘴唇,像是要说“开什么玩笑”,却又无言地低下头。过了一会,濑名说:“你不可以。”
“为什么?”
“你应该把这份感情给knights。”
“这不一样。”
“就是因为不一样!”濑名用干涩的声音说道,“……放开我。”
“为什么啊?你不是说要我待在原地不要乱跑给你添麻烦吗?我现在就站在这里那里也不去……说话啊!”
风越吹越大,想要是要填补这份沉默一般。濑名移开视线回答道:“你不应该停留在某处。上次是我错了。你是天才,你应该去更远的地方追求你的艺术,你不应该为了谁而停滞不前。这对你是不公平的。谁也不能剥夺你的未来。”
濑名难受的快要窒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王的感情从嫉妒、烦厌、敬重,发酵成了其他的东西。但这种事是不能说出来的,他们只是利益的关系,从高中毕业后,knights就不复存在,他们都要走向自己的未来,如果这个时候说出口,就等于给自己和对方都拴上了枷锁。濑名甚至有点怨恨雷欧,他想你可真是个笨蛋。如果你不说出口我们还能继续以往地相处,毕业后说不定还能联系,等着时间慢慢地将这段感情磨灭,用最温和的方式忘记这段悸动。
所以啊,我可是一直忍耐着啊。无论多么焦虑、多么痛苦,我都忍耐着那句“我喜欢你”。
——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要亲手了结它呢!

接着——“啪”的一声,雷欧双手拍在了濑名的脸上。
一瞬间濑名火大起来,“……你!你搞什么!你知道我的脸值多少钱吗!”他奋力地脱开雷欧的怀抱,面带怒气,但鼻腔深处却在发酸,喉咙里也涌上苦涩的味道,胸口痛得快要炸开。濑名憋住气想要抑制住眼泪,却看到雷欧的眼泪先一步落下。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你要哭出来?
“我果然还是很喜欢你啊。”雷欧说,“不管是你生气的样子,得意的样子,伤心的样子,我都很喜欢。你明明是孤傲的,高高在上的,却总被我搞的焦头烂额;你明明有着过人的才华和样貌,却总被我局限。我真是笨蛋笨蛋大笨蛋!”
——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一幅受害者的表情?这哭出来的样子太难看了。
“要是一开始我不拉着你加入knights,你应该会成为更优秀的人,更轻松的实现你的梦想,对吧?守护knights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其实你早就不耐烦了吧。”
——太讨厌了,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噼里啪啦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真是太讨厌了。
我可是在一直努力的忍耐啊,我可是在一直前进啊,就是为了能抓住狂妄的站在顶端的你。现在你又在说什么胡话!
“说你‘讨厌’啊!说你觉得‘超~烦人’啊!叫我这个大笨蛋闭嘴赶紧走开啊!用你看垃圾看害虫一样的眼神看我啊!这样我不就能知趣地滚开了吗!这样我不就能永远无法察觉这份感情了吗!”
——超烦人超烦人!像个聒噪的小孩一样大声吼叫着,我果然不应该像莲巳说的那样宠你。
“——这样的话我不就能,永远一个人,溺死在妄想的‘爱’当中了吗!”

雷欧浑身颤抖着,豆大的眼泪止不住地滴落。濑名觉得自己真的越来越、越来越讨厌他。这个混蛋,迄今为止让他尝到嫉妒、焦躁、等待、困惑等所有情绪,现在一一化作了羞愤。他把手里的乐谱用力摔到雷欧的脸上。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混蛋、最令人讨厌的家伙。说话不着边际,还不停地闯祸……
明明是你挑起的战争,明明是你创立的knights,却都丢给了我。你不觉得自己太卑鄙了吗!
一遍遍说着喜欢我,又一次次地从我身边离开,这就是你爱人的方式?别开玩笑了!
说着要给我得手的武器,可是这又是什么!这种软绵绵的东西拿去给别人笑话吗!”
雷欧愣住了,时间在这几秒被无限地放慢,他从飘散的乐谱后面看清濑名的脸,是和自己一样的,无可忍耐地哭泣。
甜蜜的悲伤把两个人的大脑弄得一团乱,两个男孩子就在树林里一边哭泣一边控诉对方的“种种罪行”,又一边拥抱着,将无限的苦闷、无可奈何挤出胸腔,然后大声说着很早之前就应该说出的话。

——我啊!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这份感情谁也不会退让,他们之间已不需言语。山林里的雨终究还是没有落下。雷欧把播放器里的曲子放出来给濑名听。两人坐在山头看着金色的太阳渐渐把绿色的树木笼盖。这风似乎都是金色的,带着暖人心脾的温度。就像对方柔软又温暖的手——至少现在是这样,就让他们活在当下吧——他们想着,永远都不要放开吧。

6.雨后阳——濑名泉

没有一点点准备,王在演出快要结束的时候抢走了主持人的话筒,高声喊道:“啊~虽然有点唐突……但是各位!我们还有最后一首encore哦!由情歌王子濑名泉演唱!暗夜王子朔间凛月弹奏钢琴!而我!不可以预测的王!负责吉他伴奏!各位想不想听!”
粉丝排山倒海地尖叫和欢呼声让我们没有拒绝的余地。鸣上迅速带着朱樱离开,还不忘回头留下一个暧昧的笑。濑名感到浑身不适。他抓住雷欧问道:“你要作死自己去,扯上我们干嘛!而且根本没有准备什么encore曲啊!”
“不怕不怕!就用那个啊!濑名和凛月都听过的。”
“哈?什么玩意快点说清楚!”
“啊哈~阿濑在关键时候总是掉链子呢……不过王也真是讨厌,到现在还要故意气我吗?”
“嗯~有吗?这首曲子的创作你也有份吧。”
“哼。”
“喂,等一下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别就我一个人不在状态好吗!快点给我歌单!”
“啊啊不用了,等我弹出前奏你就明白了。”凛月的语气里带着一点恨铁不成钢。濑名被搞得更加迷茫了。

待灯光被点亮,幕布被拉开,听着粉丝的尖叫濑名出于职业习惯先摆出一个帅气又完美的pose镇定一下接下来可能什么也唱不出的尴尬之情,虽然当他发现迅速换好服装掩藏在粉丝中间的鸣上和朱樱正用玩味地眼光看着他时,他还是恼怒地诅咒他俩吃一口长十斤。
好了,凛月坐在了钢琴前,国王背上了吉他,濑名闭上眼睛等待着前奏。
这是一首温和的曲子。钢琴声像打在玻璃上的雨滴,吉他弦被轻快的弹拨,歌词传达的是少年纠结酸涩的情感,可濑名低哑的嗓音唱出却是少有的甜美。就像金色的雨,银色的光,就像雨后的太阳。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