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啊余未凉

雷文生产者。是个好人。

魔女(北夏)

又是和芒哥深夜聊骚产物
开学焦虑症产物
混乱作息产物
没有检查错字产物
……
请不要送我去雷文中心靴靴

大家开学愉快₍₍ (̨̡ ‾᷄ᗣ‾᷅ )̧̢ ₎₎

‘魔女’

1、‘魔女’日日树涉从战火纷争的城镇里‘捡到’一个男孩子,他有着乌鸦般顺滑的头发和宝石般闪亮的眼睛,即使刚刚还身处刀林弹雨中,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恐惧,只是握着涉的小手一直在微微颤抖。
涉牵着他慢慢地走向森林,一边走一边说道:“冰鹰……北斗……嗯~以后我就叫你‘北斗君’吧!”
男孩突然停下来,他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涉,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地说:“虽然说是穿着裙子的‘魔女’……但你明明是个男人啊!”
“哦~呀!”涉笑眯眯地掏出魔法棒‘轻轻地’敲了下男孩的头,说道:“真是不可爱的孩子,你还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呢——其实‘魔女’不过是个职位罢了,和‘王子’、‘公主’这样的职位是一样的,真实的性别并不是关键哦~而且……”他清了清嗓子,换上另一种更为清亮的女声继续说道:“你喜欢的话我也可以为你变成‘女人’哦~amazing!”
男孩满脸写着不喜欢。
涉也没有在意,他们又向前前进了一段路,这里已经是森林的深处了,听不见城镇的炮火声,只看见几只鸽子在空中盘旋。涉念了几句咒语,一座木质的房子突然出现在两人的面前。涉把男孩拉至门前,牵起衣服后面的斗篷。他遮住了身后的阳光,对男孩说道:“变得可爱起来吧,北斗君,这样命运女神也会更垂爱你的哦!”

2、房子比外面看得更为宽敞,分为上下两层,好多个房间,涉说这些是给他的友人准备的。
什么你还有朋友?北斗在心里嘀咕,不敢想象涉的朋友都是什么妖魔鬼怪。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楼上传出:“师傅您回来了吗!”
随着一连串‘啪嗒啪嗒’的下楼声,一个穿着裙子的、带着尖帽子的孩子兴奋地冲进了涉的怀里。
“还是这么有活力呀,夏目君~”涉笑呵呵地说,然后他把夏目推到北斗的面前说:“这位就是北斗君,今后就和我们一起生活了。”
“他是来学魔法的吗?”
“不是哦,北斗君只是普通的孩子。”
“哦,原来只是普通的人类。”夏目摘下帽子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北斗一番后说:“普通人就赶紧去消耗你短暂又无趣的人生吧,不要来打扰我和师傅了!”说完夏目又回到了楼上的房间里。
涉耸耸肩说:“夏目总是这样说带刺的话呢,不过他确实是个好孩子……唉,我的教育到底哪里出错了呢?”
然而北斗没有想这么多,因为他肚子饿了,夏目红白相间的头发让他想到了蟹肉棒——这样带有微妙‘偏见’的看法直到他发现夏目原来也是男孩子后才被‘魔女’都是变态吗这种想法取代。

3、虽然和两个‘魔女’住在一起,但是北斗没有学到丁点魔法,即使他再怎么乞求,涉也会用‘魔女’和人类有不同的命运——这样的理由拒绝。
因为不会魔法,北斗成了夏目日常捉弄的对象。从新魔法的实验到心情不好的撒气,北斗总是被捉弄得无法还手。不过渐渐地,他也倒是习惯了,不过是填字游戏变成数独游戏、杯里的果汁变成白水、床上的裤子变成裙子——不不,唯独这个他是不会妥协的。
当发现自己的恶作剧魔法对北斗不再起作用后,夏目就会念叨着‘切,失败失败’回到自己的房间捣鼓水晶球去了。
夏目可以通过水晶球预知未来,但是仅限于明天是下雨还是刮风、涉回家时是买白面包还是全麦面包这样的小事。
北斗说这根本不是什么预知未来,天气可以通过风向判断,涉买什么面包也只是习惯问题,而预测‘人’的未来夏目并不能做到。
面对北斗的质疑夏目并不生气,他说:“我可以哦,只是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这是违反禁忌的。”
“如果……”
“如果我违反了禁忌魔法失去了意义,我就当不成‘魔女’了。”
“……”
“你在同情我?”
“没有,我在想你就这么喜欢穿女装吗……”
“去死吧!”
“不许用锤子打我!”
毫无意义的拌嘴成了日常,这样的日子总会感觉过得很慢,仿佛每一天都是一样的,仿佛未来不会到来。

4、这一天夏目突然对北斗说:“北君~我们去森林外面玩玩吧。”
北斗吓了一跳,他抬头看看像只猫一样趴在窗台上的夏目,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自从他被涉带进这里后,就再也没有出过森林。战争留下的记忆太残酷了,北斗不想想,涉也不会提。但现在却被夏目突然唤起了回忆,北斗有些恍惚,他问夏目:“你为什么想要去?”
夏目说:“没什么,闲来无事罢了。”他翻了身从窗台跳下走到北斗身边,道:“师傅也没有说过不准吧——你不想吗?”
北斗慢吞吞地摇摇头。
夏目说:“切,真是无聊。人类就应该回到人类的地方去,在‘魔女’的地方呆的太久你的命运都无法前进。难道你想要永远停滞在一个地方吗!”
北斗说不出话,他不想回去是假,害怕回去是真。所谓命运就是不断的把人往痛苦的地方推进吗?
北斗说:“你可以陪我吗?”
“你是臭小鬼吗?”
“你可以陪我吗?”
“你的命运里没有我。”
“拜托了……陪我一起吧。”
“……如果走丢了我是不会去找你的。”

此时的城镇早已恢复了和平,新上任的皇帝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大家都安居乐业,丝毫看不出之前战火纷飞的痕迹。
北斗和夏目一路走走走停停,尤其是夏目,他对小商摊卖的东西都非常好奇,瞪着圆圆的眼睛到处张望,拉着北斗问东问西;北斗也对这样的情景感到惊奇,他在森林里过得太久了,见得大多是一些‘奇人异仕’(虽然涉说他们是他的朋友),都要忘了‘正常的人类’是什么模样了。
两个少年在城镇里玩闹了一天,直到太阳快要下山,北斗才说要赶紧回去。
夏目玩得满脸通红,像苹果一样。北斗心想:他以前有这么可爱吗?
“喂!”夏目突然靠近北斗,脸几乎要贴上北斗的眼睛,“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离我远点。太近了。”
“哦呀哦呀~”夏目学着涉的腔调,玩弄着发尾,狡黠地笑道:“你是不是在想:这家伙怎么这么可爱?不要惊讶,身为‘魔女’的我怎么会看不透你那点小心思~我可是会预知的‘魔女’哦!”
“你可闭嘴吧!”北斗早已红透了脸,他在心里责备自己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夏目明明是性格超恶劣的家伙……
“呼呼呼,所以说,人类就该回到人类的地方,被‘魔女’看透并吃干抹净的感觉如何啊?”
“差劲。变态。”
夏目摊手,北斗羞愤,他们踢着石子往回走。
走到森林入口的时候他们看见一个青年从那里走出,北斗的身子一下僵硬了起来。
青年见到他们也吃了一惊,发出了小小的叹息道:“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北斗说:“天祥院……陛下。”
青年呵呵笑道:“别这么生疏,北斗君,还是叫我‘英智’吧。说起来我们可是表亲,虽然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你——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嗯~才继承了皇位有很多事情不清楚,所以就来找‘魔女’商量了。”
——‘魔女’?!森林里的‘魔女’只有——
“哦呀?看你的表情难道还不知道?难道涉还没有……”这时他把目光看向夏目,“哦,你就是涉的徒弟吧?涉一直夸你很有天赋呢。”
夏目并没有回应,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青年说:“看来我好像并不受欢迎呢。不过没关系,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北斗君,命运的齿轮再一次运作了。不能再停滞不前了。”

5、回去的路上两人没有说一句话,各自的心中都充满了疑惑,甚至是恐惧。
涉从未对自己说过为什么会带他回来,也从未谈起外界的事情,他们就像与世隔绝了一般,但涉又为什么会和天祥院有联系——天祥院英智,现在的皇帝,可是当年掀起叛乱的‘罪魁祸首’。
北斗不禁感到背后发凉。
回到房子里,涉正在喂鸽子,看到面色凝重的二人说道:“哦呀?你们是没有吃饭吗?脸色差得和英智身边那个谋士的头发一个颜色。”
“师傅!”夏目怒道,“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们!”
“因为还没有到时机。”涉慢慢地说,“英智刚刚坐稳了皇位,他需要我的帮助。”
“那个皇帝!”夏目咬牙切齿,“可就是那个皇帝把你赶下祭司的台位,让你只能躲藏在这里的啊!”
涉摇摇头,道:“并没有哦,是我主动退下的。”
“不对!明明全是那个皇帝的过错!”
“夏目君,不要被仇恨控住了精神,这样‘魔法’是会失效的。”涉淡淡地说。
夏目咬紧了嘴唇,气冲冲地跑上了楼,只留下北斗和涉。
无言以对几分钟后,涉说:“你没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吗?”
北斗说:“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吗?”
“对。”
“谁的计划?”
“命运。”
“……我怎么会傻到认不出你。还有你的那些——‘朋友’。那可都是曾经一手遮天的人。我怎么会想不到你们是……和我一样的……”
“因为你当时还太小了。外加我给你施加了点咒语。”
“为什么是我?我的家族已经被他吞噬掉了。说好听是‘自由人’——事实上不过是‘阶下囚’。他还想要什么?”
“说得是呢。英智似乎已经得到了一切:皇位、声誉、财富。他拼了命的结果总算是不错的。不过命运女神似乎并不想垂爱他太久……
活不久的人总是会提前很久就想好自己的后事——他希望你能回去辅助他,直到他死去,他会把一切都给你。
“这算什么?赎罪吗?”
“或许吧,但英智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不过是随着命运的脚步进行罢了。即使没有他,其他人,也许是你,也会这么做。”
“这是……命令吗?”
“不,只是提议。”涉走到北斗的身边,拍拍他的脑袋,“就像我从来没有阻止你走出森林一样,只是你自己愿不愿意罢了。但是这么些年来你似乎很少离开过这里。你在惧怕,在怀疑,即使没有人再能伤害你,你还是停滞不前。你认为只要无视就会能平平淡淡地度过这一生吗?不会的,北斗君。命运总会前进,就像夏目君说的,你终会去你该去的地方。”

6、北斗来到夏目的房间,他担心夏目会做些过激的事情。
“出去,用不着你来关心。”夏目蜷在床上,并不想搭理北斗。
“……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我都忘了那些事……”
“……这不关你的事。都是皇帝的错。”
“我想,我还是离开的好。”
“什么?!”夏目立刻翻身坐起,北斗继续说:“我应该去皇帝那边,那里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命运已经不可避免的前进了,我也应该……”
“你难道要回去做他的傀儡吗!”夏目大怒,他跳下床跑到北斗身边一把抓起他的衣领瞪大了眼睛,他的眼里满是愤怒与哀伤。
“我……我不知道……”北斗无力地说。‘人类就应该回到人类的地方去’夏目是这么说过,但北斗却不知道该去向那里。
“你真是……最差劲的混蛋!”夏目放开北斗的衣领把他推出了房间。
隔着木板门,少年背靠背坐下,他们能听见对方微小的抽泣声,却再也没有勇气去拥抱对方。

7、那天之后北斗总是独自前往城镇,一是受不了夏目对他的无视低气压,二是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干的事情。
一日涉对夏目说:“北斗君又出去了。”
“……”
“他在干什么呢?是在组建新的王国吗?还是创建新的神话呢?”
“……”
“夏目君一点都不好奇吗?”
“一!点!都!不!”夏目狠狠地把书合上,他说:“师傅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还在这里故弄玄虚什么呢?您难道不应该考虑下怎么应付那个皇帝吗?”
“哦呀哦呀~我并不知道北斗君具体想要做什么哟,只是他终于开始掌控自己的命运让我很欣慰。”
“那师傅呢?你什么时候可以掌控你的……”
“我一直都在啊。”涉笑着打断夏目的话,“我知道你对那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无论我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相信。夏目君,你太高傲了,接受不了失败是你的弱处。我,和我的友人们,是不可能永远处在‘神坛’的,即使没有英智,我们也会坠落,就像人类总会有死亡那一天,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我们能做的,只有接受它。
在自己还能掌控范围内接受失败不也是件值得庆幸的事吗。”
夏目闷声闷气地说:“师傅你还真是乐观。”
涉笑了笑,他继续说道:“那你呢,夏目君?北斗君已经做出了决策,你还要继续做‘魔女’吗?”
“我……”
“你难道就不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吗?有无限的生命真的就是幸福吗?
……我已经不想再做‘魔女’了。”
“师傅!”
夏目猛地站起身,他着实没有料到涉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魔女’啊!
“我最近总是做梦,梦到你们俩小的时候,一边斗嘴,一边打闹,好不热闹。这时起,我就开始害怕了,好害怕我会忘记这些时光,如此幸福,如此温暖。
如果活的太长这些事情注定会被忘记的——不对,是我,会被时间抛弃的。”
“但是,如果是人类的话……”
“是人类的话是会死的哦,我知道的。不过这何尝不是一种新的尝试呢,等到死的时候不管是看到天使还是恶魔我一定会高喊amazing~!
然后……”
“然后?”
“呵呵,为什么要哭呢夏目君?”涉起身走到夏目的身边把他抱进怀里,用母亲般温柔的声音安慰道:“然后,我会在下一个世界等你们。”
涉轻轻地拍着夏目的背,嘴里念叨着“乖乖~”
夏目被抱得紧紧的,挣脱不了,后来他干脆放弃了挣扎,靠在涉的怀抱里,一边哭泣一边埋怨师傅真是太过分了。

8、北斗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可靠的朋友、充足的食物、清晰的地图。他们准备离开这里去往陌生的国度,就像古神话里的英雄少年对着天神宣战一般——他再也不会迷失方向,乱了手脚了。
他走在森林里,准备回去告别。回到房子里,涉并不在,夏目的房间门关着,但北斗觉得他应该在。
敲开夏目的房间,北斗发现他正在看自己的水晶球。
北斗说:“我要离开了。我为我之前的懦弱感到抱歉。但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回到了人类的地方,找了值得信赖的人,然后准备离开这里,这样或许可以开始一段新的命运吧。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从水晶球里看到了什么,你都不会跟我说,因为你是‘魔女’嘛……”
“那么在你走前,让曾经最伟大的‘魔女’的弟子为你预测下未来吧——”夏目突然站起身,拿着水晶球一边靠近北斗一边说到。
“什……”
“你和你的同伴将创造新的神话,你们的故事将广为流传,即使再多的磨难也不会将你们分离,命运的奇迹终将掌握在你们的手里。”说完,夏目看着北斗温柔地说:“好了,北君,你可以离开了。”他的话语如同水晶般清澈,又如同水晶般冰冷,好像指间触碰到一面透亮的镜子,虽然看清了景象却从心尖感到寒冷。
“可是!你不说这样是触犯禁忌的吗!”
“哈哈,骗你的,只是被你缠的很烦懒得说罢了。”
“……夏目,和我一起离开吧。”
“不可以哦,我说过的:你的命运里没有我……
我已经决定留在这里了。找个弟子,把师傅的魔法再传下去。
快走吧,在皇帝还没有发现之前,牵扯你命运的银线已经断裂,你自由了。”
“那我,还能见到你吗?”
“也许吧。‘魔女’是不老不死的,除非你死在半道上,兴许我们还能相见。”
“……你这家伙嘴巴还是这么毒。”北斗的鼻子发酸,他快要哭了。突然他发现眼前夏目的样子模糊了起来,他刚想上前抓住他的手,却被夏目一把推开,夏目最后说道:“最后再为你施加上一道魔法吧——为了未来,而非现在——”
北斗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
刹那间,房子和夏目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北斗站在空旷的森林里发呆,魔女、涉、皇帝、夏目……一切事物像走马灯一般穿过他的脑子,像被施加了魔法一般,他好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时他发现地上有些许水晶的碎片,透过阳光,反射出蜂蜜色的柔光,绚烂无比,像魔法的光束,又像谁的眼睛……像谁呢……北斗想不起了,于是他止不住地哭了出来。

9、故事终于进入了新的篇章。四个青年周游列国的冒险故事被广为流传,连最普通的小孩都视他们为偶像,以后也要这么勇敢地走出去。
当然,这时候成熟的大人们总会说放弃吧,不会成功的,不如好好地待在这里工作。
小孩气不过,就去找街角用卡牌为人们占卜运势的流浪人评理。
红头发的流浪人总是笑呵呵地说:“没关系哦,命运总是掌握自己手里,不是吗。这可是曾经最伟大‘魔女’说的。
即使这是任何魔法都办不到的。”

评论

热度(16)